早上的时候做了个奇怪的梦,或者说是几个连续的梦,大致记录如下:

我拿着相机对天空拍摄,一不小心就拍到了奇妙的云,像天使爱美丽那样拍到的一样。后来不知吃了什么舌头上火肿起来了,母亲就去给我买枇杷膏。我觉得外面下雨了(其实没有下雨),看到母亲撑起了雨伞,我就放心了…(然后)

我把所有的歌曲倒着听,已经听到黑豹的第一张专辑了。就来到了火车上,我站在火车车厢的交接处,每到一站有许多人上车。然后还会有人发生冲突…(然后)

玛丽莲·曼森(Marilyn Manson)乐队演出无法办下去了,好像是缺少什么样的人,便拉着尼克·凯夫(Nick Cave)(这时我的身份)去找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他们(我们)来到路口,前面左右有两座大楼,右边的楼便是凯莉·米洛演出的地方。他们(我们)便唱“米洛米洛”这样的歌以求把米洛喊下来。米洛这时候和两位女明星一道下楼了。尼克(我)便叫上她告诉来意。可是米洛却告诉他(我)曼森他们简直是魔鬼,她以前在音乐学院做实习生的时候看到过他们的演出,他们每周末都会在某个酒吧演出。演出的时候都会拿一个胖子开刀,要活活的把他剖腹…我(这时候好像与尼克·凯夫分离了)特别震惊,然后我问为什么尼可·凯夫的肚子上生来就穿着一束头发而我没有。米洛说他…(后面的梦有些模糊,记不得了)

梦是现实生活断片的投影,我相信梦不是无缘无故的(弗洛伊德的潜意识理论一直对我影响很大)。所以顺着记录下的梦境都可以找到现实的线索:

本来准备今天去衡山的,早上6点多我爬起床,看到窗外下雨了(好像已经停了),上网查天气预报说今天是小雨转大雨。所以梦里虽然当时没有雨,但我担心下雨,而且母亲也打开了伞。因为天气因素就取消今天的计划,所以本来打算利用旅游拍照的机会也没有了,只好在梦里对着天空狂拍,自然的就把《天使爱美丽》的场景模拟过来了。而舌头肿了是个很奇怪的梦,因为是我今天白天发现舌头有一点肿,我不知道是舌头开始有点肿而在梦里反映还是因为梦到舌头肿而使潜意识作用导致白天真的发生了。

在火车上的场景有可能是原自过年回家的记忆。而倒着听到黑豹的第一张专辑,因为黑豹是我接触最早的摇滚乐队,所以表明我把我所拥有的所有歌曲都听完了。这样的梦境可能是源于自己对下载的mp3太多的忧虑,我大概已经下载了100G多的mp3,听过的不到三分之一,在潜意识里可能我希望能全部欣赏一遍,所以会有梦里的那一幕。

第三节梦是最奇特的,如果不是因为那场演唱会而开始听Pink Floyd,我可能现在还沉迷在“黑暗王子”Nick Cave的黑暗世界里。他的音乐暂且不说,他跟“豌豆公主”Kylie Minogue合唱的《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优美感伤的可以杀死人,MV也拍的唯美而凄婉。而Marilyn Manson这家伙,我只听过他翻唱Annie Lennox的《Sweet Dreams》。他创作的音乐也还是不错的,但造型实在太恐怖,那个接近死亡的、血淋淋的魔鬼或是杀人魔王,一直不想接触他的音乐。在梦里引入他们更多的不是音乐因素,也许有关的仅仅是Nick Cave,可以这么理解:在梦里我是一个有志青年,被魔鬼引诱,结果女友的一席话让自己幡然大悟。(至于肚子上穿的头发可能是源于以前在国家地理频道上看到的关于那些在身体上穿铁丝的人的纪录片。)另外我的一层想法是:难道黑暗王子就是我希望变成的样子?而豌豆公主就是我的梦中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