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1日,中午的时候突然觉得这是个特殊的日子,想了半天没想出来有什么意义。晚上突然想到可能是王小波的忌日,上网一查果如其然。十年前的今天,天也是这么黑,风也是这么大,干燥而阴冷的空气中弥漫着一中不详的预兆,一个伟大而智慧的头脑停止思考了。(不过王小波死是在11日凌晨)古希腊哲学家泰利斯有一次因为仰头观察天象,却掉进了个坑里。哲人总是太关心伟大的思想而忘记了自身,所以他们也成了这浩瀚宇宙中闪亮的流星。

李银河博士封他为浪漫骑士,因为那一篇篇动人的情书,任哪个良家女子也抵挡不了那样浪漫的诱惑啊。李女士幸福了,并且要让天下人都知道她是最幸福的女人,或者说:曾经是。现在这位未亡人又发起了什么重走小波路的计划,甚至要找到当年的王二和陈清扬战斗过的地方,难道这样就是对王小波的纪念?

关于那尊王小波裸体石膏塑像我也实在不知道想说什么,丘吉尔谢绝为自己塑像的说法好像是这样的:我可不希望鸟在我头上拉屎。同样王小波也不会喜欢众多无聊的人对自己的裸体指指点点吧。他可能会这么幽默的跟塑像作者说:你丫也没见过我啥模样,这尺寸标准么?这样多少有些轻薄,我更愿意他这么说:你总不能让我一年四季都光着身子吧。

北岛说,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现如今,做人难,做死人更难。说不定你死后就被人翻出来查究你的秘史,或者给你塑个全裸展示大众。这中间有你的亲人,有你的粉丝,还有一大群不着边际吃饱了饭寻求刺激的人,他们说:小波的裸体我不乐意看,要看就看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