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总有点头脑发热,然后作出的事就由长时间的冷静收场。一如买书,当闲逛书店(特别是一直打折的福州路上的古籍书店,原社科书店)时发现一套好书而价钱又不贵时,不管三七二十一买下便是。于是家里堆积了狄更斯、雨果、福克纳、海明威、村上春树,等等,等等。然后是漫长的春夜夏夜秋夜冬夜及荒芜的地铁时光去啃食这些泛黄的页札。但愿狄更斯、海明威不要恼怒,它们的作品还没轮上!而总有新的任务插入队列,比如三月份时又去了趟古籍书店,买下了上海古籍出版社的一套朱生豪译《莎士比亚戏剧》,掂量下分量,还可以接受,于是我决定用地铁上的时间打发它!

地铁是我的书房,移动的书房。我甚至在想,如果不是每天上班坐地铁,这两年我是否还会坚持看书。回顾这两年看过的小说,百分之九十都是在地铁上完成的。地铁给了我一个很好的躲避现实的空间,如同坐于行走在沙漠里的骆驼一样,它载着我寻找水源、海市蜃楼、以及未来。四个月的地铁时间看完这套莎士比亚,不算快,但也不算慢,后一个多月上班一直跟顾问陆乔治同学一起,所以耽误了很多看书的时间。不过细水长流,四个月的莎士比亚就像一朵四个月成长绽放的花朵,有等待,才有喜悦。

可惜的是,这套丛书并不是朱译莎士比亚全集,搞不懂为什么就偏偏落下几篇如《查理三世》等而不整个全集,鸡肋啊!朱生豪译应该也是莎剧汉译的权威了,不过有些浓重的中式戏剧的译法开始还真让人觉得别扭,如满口的“娘子”“桂嫂”“大娘”。但语言的优美又是他人难以企及的,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无事生非》中那段挽歌的翻译:“惟兰蕙之幽姿兮,蘧一朝而摧焚…”真真的用楚辞来翻译英文了。

为了便于记忆,未能免俗,我也来个一句话点评:

  • 《温莎的风流娘儿们》:不立贞洁牌坊,老娘也绝非水性杨花。

  • 《爱的徒劳》:立了贞洁牌坊,也还难免拜倒石榴裙下。

  • 《驯悍记》:“气管炎”的葵花宝典。

  • 《哈姆雷特》:复仇的悲剧。

  • 《皆大欢喜》:追求爱情的终得爱情,追求权势的终归幻影。

  • 《暴风雨》:宽恕别人就是宽恕自己。

  • 《泰尔亲王配力克里斯》:我本王家女,落难在风尘。

  • 《仲夏夜之梦》:爱神齐出动。

  • 《错误的喜剧》:表演拙劣的双胞胎。

  • 《第十二夜》:她爱他,他爱她,她爱她。(没错!)

  • 《罗密欧与朱丽叶》:别相信起死回生灵药的鬼话。

  • 《维洛那二绅士》:朋友妻不可欺。

  • 《辛白林》:别拿妻子的贞洁打赌。

  • 《科利奥兰纳斯》:七宗罪之一——骄傲。

  • 《约翰王》:国王没有亲人和朋友。

  • 《麦克白》:野心的悲剧。

  • 《特洛伊罗斯与克瑞西达》:卑鄙的阿喀琉斯不公平地杀死了伟大的赫克托,当然,这之只是莎士比亚的戏剧。

  • 《雅典的泰门》:患难见真情。

  • 《李尔王》:盲目的悲剧。

  • 《理查二世》:就算做国王也不要得罪贵族。

  • 《亨利四世》上篇:昨日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今日力挽狂澜的盖世英雄。

  • 《亨利四世》下篇:别跟国王交朋友。

  • 《威尼斯商人》:不要跟犹太人做生意,不要跟威尼斯人打官司。

  • 《无事生非》:朱式翻译的极致。

  • 《终成眷属》:极品男,痴情女。

  • 《裘力斯 凯撒》:勃鲁托斯潜台词:爱凯撒,更爱罗马。

  • 《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乱世佳人,惊世未了缘。

  • 《泰特斯 安德洛尼克斯》:莎士比亚的《索多玛120天》。

  • 《奥瑟罗》:猜忌的悲剧。

  • 《冬天的故事》: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 《一报还一报》:监守自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