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预产期是5月24日,但临近预产期肚子却毫无要生产的迹象,宝宝在肚子里每天依然活动的很频繁,而且妻子也没有了肚子痛的感觉,散步的时候甚至健步如飞。终于在5月25日产检时,在妻子的在三请求下,医生答应剖腹产,时间5月27日。

其实因为害怕顺产的疼痛,妻子一直想要剖腹产,但由于一妇婴的医生只给特殊情况的孕妇剖腹产(如胎儿过大过重等),所以一直是抱着顺产的心态在等待宝宝的到来。但小家伙视乎在肚子里待的很舒服,迟迟不肯出来,可把大人们都急了。又担心后期羊水浑浊或其他问题,还是希望早点生出来放心些,于是借着超过预产期并且体重渐长的理由向医生提出要求,最终答应了。

本来在医院建卡的是普通套餐,但问了下有没有特需单人间,没想到还有,于是妻子就选择了特需单间服务。(看来羊年生宝宝的还是要少一些。)26日早上,我们开车来到一妇婴东院,到11楼18病区办理住院手续。护士的服务态度很好,办理好手续后引领我们来到22病房。这是一间靠北的房间,窗外对着浦东图书馆,一眼望去是一大片树林,环境很好,远处还能看到陆家嘴三兄弟。房间的设施也还不错,一张多功能床,一套小沙发,还有独立的卫生间。用一位前不久刚陪产过的同事的话就是一间五星级的招待所。每间病房的门上都有只布绒挂件,很有意思。我们刚到22病房前看到挂着的是一只没有穿衣服的小熊,等我们住进去后,发现已经被换成了一只穿着衣服的小熊。有些病房门上挂着小男孩玩偶,有些挂着小女孩玩偶,分别代表着该病房已经出生了男孩和女孩。

当天晚上我躺在沙发上睡觉,期待着明天,门上的小熊也会换成小男孩玩偶吧。

手术前六小时和手术后十二小时内是不能进食和水的,但手术的确切时间一直没有给。起初说的是上午,后来又说是下午。因此在27日醒来的时候,趁早进食了些面包和水,但六点医生过来时又说是上午做手术。妻子、岳母和我三人在病房里,满怀期待的等待,又有些紧张。

大概十点的时候,护工推来了移动床,确认做手术了。手术室在三楼,我不能进手术室,只能在家属等候区候着。电子屏幕上显示着做剖宫产手术的名单列表,我看到妻子的名字列在上面,状态为“准备”。我立刻感觉心跳加速,在家属等候区来回快速的走动,另一位陪产的男士笑着问我是第一胎吧,我微笑点点头。在家属等候区有另外两组家属,他们都是二胎,巧合的是,这次生的也都是儿子。

等到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看到妻子的名单状态显示为“手术中”,一颗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愈发焦躁的在等候区走动。直到听到叫妻子的名字,我跑到窗口,看到护士抱着个婴儿,拿张纸给我签字。一面跟我说生的是男孩,体重、体长和出生时间,我脑子拼命想记住,却只隐约记得是三千六百多克,五十厘米,出生时间也没记住。婴儿起初头偏向外侧,护士走近窗口时他的头立刻转向我这边,睁开一只眼睛,我赶紧拿出手机拍照。护士然后就将婴儿抱回去了。我给等候在病房的岳母打电话通知,然后继续等待妻子手术结束。

看到新生婴儿的那一刻,我并没有特别的兴奋,而是有点不太真实的感觉,总是觉得很奇妙,或者在问自己,宝宝真的就出生了?由于手术后还有约一个小时的观察,我的心还没有恢复平静。等到广播通知说家属可以回病房了,我立刻坐电梯奔向11楼,到了病房门口,护工刚好也推着床送妻子来到门口。我看到妻子脸色苍白,嘴唇也干裂了,由于麻醉的效果还没有解除浑身一直在颤抖。我们合力将妻子移到病床上,我握着妻子的手,蹲在病床前,一股怜惜之情涌上心头。

大约又过了两个小时,护士才将宝宝送来。小家伙双眼紧闭,肉嘟嘟的,皮肤红扑扑的、微微透明,能隐约看到毛细血管。护士将宝宝抱起,让他趴在妈妈的身上,说新生儿要感受妈妈的心跳。小家伙在妈妈身上趴了一个小时,从始至终紧闭双眼,隔两分钟就昂昂的哭一下。看着这样的场景心里真是温暖呢。

趴够了时间,护士便过来将宝宝抱回小床,给他穿上衣服。小家伙的眼睛还是紧闭着,或是睡觉,或是哭一阵。到了下午,眼睛开始微微睁开。看着盘嘟嘟的小脸、小眼睛,我们都看不出长得像谁。妻子的身体还很虚弱,但麻醉药效渐渐散去。护士过来报宝宝教吸乳,最开始分泌的乳汁是胶状的,宝宝吮吸的很困难,不过护士说妻子的乳汁分泌的好,完全可以母乳喂养。宝宝吸了一会就睡着了。

下午五点的时候,开始给妻子喂点水,然后是喂了些医院提供的南瓜粥。而给宝宝喂奶则非常困难,妻子用力将胶状乳汁挤出来喂到宝宝嘴里,但宝宝吮吸两口就不要了,好像很不爱吸的样子。我们找来护士,护士说可能因为刚出生的宝宝食道里还有羊水残留,所以不愿意吃奶。后来宝宝确有从嘴角吐出些泡沫,一直到第二天,才算吐干净。

晚上岳母回家去了,我留下来陪妻子和宝宝,这也是我要求的。我不想老人太劳累,另外也不放心。在前期虽然也看了几家月子会所,但一是因为价格,二是对某些月子会所也不太放心就放弃了。另外更没打算请月嫂,根本不放心将宝宝交给陌生人去照顾,照顾妻子和宝宝的重担基本落在我和岳母身上了。

主要的事情就是换尿布,喂奶,以及哭闹的时候哄一哄。好在我们的宝宝比较乖,不太爱哭。但因为新当爸爸,总是不放心宝宝一人在床上,所以每次刚在沙发上躺下,一会就惊醒了,起身到宝宝床边看看,有没有把鼻子捂住,有没有拉胎便。总之这头一天晚上一直到凌晨3点到5点稍微睡了会,其他时间都没有睡着。

第二天也就是28日早上岳母过来,让我去休息下,可我躺在沙发上又没法睡着,有时感觉非常困了,但一看到宝宝那骨溜溜的无辜的小眼神,精神便好像恢复了。

而第二天宝宝还是不大吸奶,每次吸两口就不吸了。我们怀疑是不是宝宝不会吸奶。叫来护士,护士说吮吸是婴儿的天性,让我们要耐心,她给我们做示范,让宝宝吮吸,在他停止吮吸睡着的时候摸摸小耳朵将他弄醒继续吸。看着护士的操作,宝宝似乎是多吸了些,我们也就放心了。

下午护士给妻子拔去了导尿管,准备让妻子下床活动。我跟护士一起搀扶妻子下床,虽然感觉在病床上恢复的精神还可以,但一旦坐立或站立就眩晕的厉害。妻子很艰难的挪到了洗手间,然后又很艰难的回到了床上。晚上我又扶妻子下床了几次,一次比一次感觉好些,后面妻子可以单独行走了。

不过宝宝吃不了几口奶是个问题,我们只好再向护士求助,她们给提供配方奶,我小心的喂了一些,一共大概喝了30ml。由于上午打了卡介苗防疫针,宝宝下午到晚上非常焦躁,晚上好不容易哄睡着,过了十来分钟就醒了,我便抱着他在走道里转,直到睡着。当天晚上几乎没有睡觉,一直到岳母过来我才补了一点觉。

由于周六公司一个技术交流会议我需要做开场,因此周五也就是宝宝出生的第三天下午我去了公司赶PPT。下午四点多收到妻子的微信说,宝宝下午一直哭闹,测体温有些发热被送到新生儿病房去了。我当时心就咯噔了一下,下班后赶紧回到医院,跟妻子和岳母了解情况。然后我去新生儿住院处,医生说可能是缺奶导致的脱水,但也不排除炎症感染,说已经打了抗生素,现在体温已经正常,但需要留院观察七天。我签完字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回去跟她们商量了下,决定还是跟医生要求提前出院。再去找医生时他们让我第二天上午跟住院医生商量。

我失落的回到病房,看到房间门上已经被换上了白色的小熊,心里很不是滋味,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不过跟家人谈了谈,觉得问题应该也不大,放在医院也是放心,心里稍许平静了些。当天晚上倒是终于睡了个好觉,也给第二天下午的会议补足了精力。

第二天(30日)上午找了住院医生,他说明了情况,说如果我们强烈要求提前出院的话,得签字保证;另外由于当天晚上妻子还住在医院,没有排除问题的婴儿不能带回到保育病房。于是我们只能在31日妻子办出院时一起将宝宝接出。而妻子借助吸乳泵也能挤出一些乳汁了,根据院方的要求,我们将乳汁存在保鲜袋内,送到护士站,定时交到新生儿住院处。

当前晚上我回家睡觉,岳母在医院陪妻子。31日早上,我开车来接她们。把妻子的出院手续办好后,我们就去接宝宝。看到宝宝的那一刻,我们很惊喜,不过宝宝很乖,我们将宝宝放在婴儿安全座椅内带回了家。

回家把宝宝放到小床上后,立刻感觉整个房间都充满了阳光。当然房间也热闹和繁忙了起来。妻子有岳母照顾,我则尽量多操心些宝宝的事情,特别是晚上,换尿布、喂奶、吸奶瓶、拍嗝等,好在我们的宝宝真的很乖,除了饿了或是其他有些不舒服哭闹外,其他时间几乎都是在睡觉。当然休陪产假的时候除了照顾宝宝和妻子,还要办些诸如落户之类的事情,因为之前在办理户口转入上海时已经见识过民政部门等办事的流程和效率,这次办理反倒觉得体验提高了。

宝宝的食量一天天增大,从第一天到家的50ml每次,到陪产假的最后一天时甚至能吃到100ml每次。起初就觉得宝宝食量大,我对妻子说就叫他David吧,大卫(胃)王。这样,中文名字还没想好呢,英文名字倒先想好了。其实David也是我一直想给儿子起的名字,因为我是David Bowie粉嘛。

十天的陪产假加之前请的事假,一晃宝宝已经15天了。(本文写于6月7日~9日)看着宝宝一天天长大,既辛苦也感到甜蜜。特别是看到他那无辜的眼神,即使再疲惫也会抛之脑后。又听到哭声了,赶紧擦屁股换尿裤准备喂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