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房记

当你想要回家,却找不到回家的路
当你一路南下,却找不到一件差事
你就决定去芝加哥
哭泣和祈祷都帮不了你

—— Led Zeppelin 《When the levee breaks》

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我还在大学准备写毕业设计。没想打的是,跟歌中描述的一样,我一路南下,最后来到魔都这座大都市,工作,生活,成家,生子。

我04年毕业,从05年底到上海起,便一直待到现在。也有十多个年头了。从工作调动,到户口调动,虽然其中经历了一些波折,总体上也算顺利。但上海打拼之路,却也艰辛的多。这其中绝大部分还是因为房子。

可能与生长的环境有关,我一直没有买房的意识,更没有按揭贷款买房的意识。因此糊里糊涂的工作了些年头,而身边的同事都买房,我看看自己的存款,觉得似乎是很遥远的事。一直到了11年,要结婚时,才跟妻子在市区买了一户小小的老公房。

刚毕业的时候,总觉得以后能挣更多的钱,以后能买得起房。但工作了许多年后发现,工资是增加了,但房价也在增长,浦西买的小房子,增值空间有限,想换大房子,却更困难了。

等到15年时打算换房。主要因为我们俩在浦东工作,便想换到浦东来。张江金桥北蔡,看来看去,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要么太贵,要么太偏。后面大卫也出生了,就把看房的事情给搁置。等到16年缓过神来,发现房价又猛涨了很多。原来15年看过的房子,基本上都涨了50%。

想着大卫马上就会长大、上学,于是我们坚定了想法要换房子。我们一边看房,一边把浦西的小房子挂出去。4月份上海出台了限购政策。又让换房之路变得变得曲折。

我们的小房子楼层太高,在顶楼。而一般愿意买小房子的人,大多数为了养老,在市区方便,但老人又不愿意爬楼,所以很难出手。而限购政策又让看房的人大大减小,如果这个房子没法出手,我们就没发换房。

我们基本上圈定在张江买二手房,也看过一些比较中意的。但基本上房东都不愿意接受置换,因为房东本人大多也是在置换。所以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中意的房子被签,我们却不能下定金。加之原来租给的日本夫妇又不续租了,只能空关着。这种焦虑日渐增加。

在那段时间里,我非常焦躁郁闷,心急而又无奈。想着自己来上海十多年了,却眼见着几乎要被赶出上海了。在这十多年中,有很多机会,我都没有把握,只是一味在抱怨房价涨,却不知道错过的却是很多机会。所以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真的一点也没错。

我们挂出的房价也一降再降,终于到了8月份有人接盘。8月的时候。终于有人下了定金,并,在一周内签了合同。而买房这边也正巧赶的及时。在我们原房子签定金协议的前一天,中介给我们看了几套房。其中有一套,价格已经超出我们预算,本来不打算去看,但后来想一想反正看看也无妨,便约看了一下。房子是一个韩国人的,房子各方面都很满意。我们私下商量,咬咬牙,决定买这套。

卖房那边流程还算顺利,下家也很好说话,基本上一个多月时间,完成过户。而买房这边因为政策的原因就曲折的多,首先是,从政策上要等到我们的房子过户后,再过二十天才能除名。这时我们再去签购房合同才算首套。而从下定金到签合同的时间,我们基本上是在焦急的等待。9月底的时候,又传出风声,说上海要出新的限购政策,无论是不是首套,只要贷过款,那么首付比例将提升到70%以上。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基本没法买这套房。因此,也在中介的建议下,先做了网签,等后续手续。

结果后面的事,大家也知道了。上海政府出台辟谣,还对散布消息的中介和有关人等,拘留的拘留,封号的封号。等大家以为真的是谣言的时候,11月的某天,晚上9点,政府真的出台限贷政策,跟谣言中的惊人一致。

我跟妻子感叹,真的要感谢那几个冒着危险散布“谣言”的中介。我甚至可以猜测,其实这项政策,本来会在9月底某天突然颁布,只不过被泄露出来,政府只好假装是谣言进行辟谣。如果不是被提前泄露,一定会打的我们措手不及。

卖房子的是个韩国女生,以前在张江复旦大学读书的时候父母给她买的房子。很多事情都是委托给她指定的中介,后面也比较顺利的完成了所需手续,过户交房。我们总算赶在年底前,把房子的事情给处理完毕了。

去年很长时间里,我都处于极其焦虑的状态。后来我想,这不一定是房子带来我的焦虑,可能是一种中年焦虑。这种焦虑让我抑郁,让我寝食难安。9月限贷“谣言”的某个周末,我焦虑极了,我们俩便去家旁边的KTV,唱歌解闷。开头的第一首,我便点了《杀死那个石家庄人》,我用着五音不全的破嗓子唱到:

傍晚六点下班
换掉药厂的衣裳
妻子在熬粥
我去喝几瓶啤酒
如此生活三十年
直到大厦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