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莎士比亚

“惟兰蕙之幽姿兮,蘧一朝而摧焚”

有时总有点头脑发热,然后作出的事就由长时间的冷静收场。一如买书,当闲逛书店(特别是一直打折的福州路上的古籍书店,原社科书店)时发现一套好书而价钱又不贵时,不管三七二十一买下便是。于是家里堆积了狄更斯、雨果、福克纳、海明威、村上春树,等等,等等。然后是漫长的春夜夏夜秋夜冬夜及荒芜的地铁时光去啃食这些泛黄的页札。但愿狄更斯、海明威不要恼怒,它们的作品还没轮上!而总有新的任务插入队列,比如三月份时又去了趟古籍书店,买下了上海古籍出版社的一套朱生豪译《莎士比亚戏剧》,掂量下分量,还可以接受,于是我决定用地铁上的时间打发它!

地铁是我的书房,移动的书房。我甚至在想,如果不是每天上班坐地铁,这两年我是否还会坚持看书。回顾这两年看过的小说,百分之九十都是在地铁上完成的。地铁给了我一个很好的躲避现实的空间,如同坐于行走在沙漠里的骆驼一样,它载着我寻找水源、海市蜃楼、以及未来。四个月的地铁时间看完这套莎士比亚,不算快,但也不算慢,后一个多月上班一直跟顾问陆乔治同学一起,所以耽误了很多看书的时间。不过细水长流,四个月的莎士比亚就像一朵四个月成长绽放的花朵,有等待,才有喜悦。

可惜的是,这套丛书并不是朱译莎士比亚全集,搞不懂为什么就偏偏落下几篇如《查理三世》等而不整个全集,鸡肋啊!朱生豪译应该也是莎剧汉译的权威了,不过有些浓重的中式戏剧的译法开始还真让人觉得别扭,如满口的“娘子”“桂嫂”“大娘”。但语言的优美又是他人难以企及的,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无事生非》中那段挽歌的翻译:“惟兰蕙之幽姿兮,蘧一朝而摧焚…”真真的用楚辞来翻译英文了。

为了便于记忆,未能免俗,我也来个一句话点评:

书评

如果你觉得本文不错,欢迎订阅“胡涂说”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