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三首

2008年前写的几首诗

整理以前写的几首七律。 1

其一 雀巢枝 2

叶落根枯霜至也,羽绝声渐路悠悠。
无愁鸠雀巢槐国,徒易衣裳冠楚猴。
恨逐飞蓬随泛梗,羞珍腐鼠愧髑髅。
林花一岁发一次,传语东风问去留。

注:

  1. 无愁:(后主高纬)乃益骄纵,盛为《无愁》之曲,帝自弹琵琶而唱之,侍和之者以百数。人间谓之无愁天子。 —— 《北齐书·幼主记》
  2. 槐国:典出《南柯太守传》,南柯一梦故事也。
  3. 楚猴:项王…曰:“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说者曰:“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项王闻之,烹说者。 —— 《史记·项羽本纪》
  4. 飞蓬:蓬草之不理者,叶散生,遇风辄拔而旋。 —— 《辞源》
  5. 泛梗:有土偶与桃梗相与语。桃梗谓土偶人曰:“子,西岸之土也,挻之以为人。至岁八月,降雨下,淄水至,则汝残矣。”土偶曰:“不然。吾西岸之土也,残则复西岸耳。今子,东国之桃梗也,刻削子以为人,降雨下,淄水至,流子而去,则子漂漂者将何如耳。” —— 《战国策·齐策三》
  6. 腐鼠: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或谓惠子曰:“庄子来,欲代子相。”于是惠子恐,搜于国中三日三夜。庄子往见之,曰:“南方有鸟,其名为鹓鶵,子知之乎?夫鹓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鹓鶵过之,仰而视之曰:吓!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我邪?” —— 《庄子·秋水》
  7. 髑髅:庄子之楚,见空髑髅,髐然有形,撽以马捶因而问之,曰:“夫子贪生失理,而为此乎?将子有亡国之事,斧钺之诛,而为此乎?将子有不善之行,愧遗父母妻子之丑,而为此乎?将子有冻馁之患,而为此乎?将子之春秋故及此乎?”于是语卒,援髑髅,枕而卧。夜半,髑髅见梦曰:“子之谈者似辩士。视子所言,皆生人之累也,死则无此矣。子欲闻死之说乎?”庄子曰:“然。”髑髅曰:“死,无君于上,无臣于下;亦无四时之事,从然以天地为春秋,虽南面王乐,不能过也。”庄子不信,曰:“吾使司命复生子形,为子骨肉肌肤,反子父母妻子闾里知识,子欲之乎?”髑髅深矉蹙额曰:“吾安能弃南面王乐而复为人间之劳乎!” —— 《庄子·至乐》

其二 无题 3

海色连天苦道亡,目无所住皆愁望。
任抛星汉归园圃,留取乾坤盛酒囊。
醉可酣席沉象腹,梦尝举鼎挎鱼肠。
人生长恨如流水,更复鲸吸似饮浆。

注:

  1. 鱼肠:古名剑。东汉王充《论衡》将鱼肠与棠谿、龙泉、太阿等名剑并举。
  2. 人生长恨如流水: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 南唐李煜《相见欢》

其三 或有感 4

四年风雨梦雕鞍,及壮未酬只道难。
马齿加长为我老,沈腰减瘦可谁看。
公门委蛇终饱食,尸位居鸮不素餐。
二十四年皆幻影,而今应作如是观。

注:

  1. 荀息牵马操璧而前曰:“璧则犹是也,而马齿加长矣。” —— 《谷梁传·僖公二年》
  2. 沈约,字休文,吴兴武康人也…以书陈情于勉曰:“吾…百日数旬,革带常应移孔;以手握臂,率计月小半分。” —— 《梁书·列传·范云 沈约》
  3. 羔羊之皮,素丝五紽;退食自公,委蛇!委蛇! —— 《诗经·召南·羔羊》 (委蛇即逶迤)
  4. 《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1. 本文整理写于2010年7月29日,当时进华为刚两年,尚且还有些诗情。 

  2. 《雀巢枝》写于2003年下半年左右,当时正在大四上学期。不知道为什么写的是雀而不是鹊,也可能是后面在整理录入时误打错了字。 

  3. 《无题》写于2007年左右,参见诗歌与烟台。 

  4. 《或有感》写于从宝信离职将进入华为间的赋闲期,后来有同事点评 “二十四年皆幻影,而今应作如是观。太早!太早!”真的很贴切! 

诗歌 七律

如果你觉得本文不错,欢迎订阅“胡涂说”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