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不见人

周末去游玩了下口碑颇佳的莫干山,确切的说,并没有进入莫干山风景区,而是在莫干山裸心谷住了两晚。在携程上团购了个套餐,体验了一下这家传说中的网红酒店。不过说实在的,酒店并没有给我惊艳的感觉,反倒是服务让我觉得有些不值这个价格,垒土小屋房间比较小,唯一亮点的是伴着山谷而建,坐在小阳台看书,有点山居的感觉。

moganshan

莫干山之行给我的最大感觉就是:人少。由于之前的黄山、张家界等名山的旅游经历,因此让我一想到名胜山川,就是那种摩肩接踵的感觉。而莫干山里的游客则比印象中少很多,有可能是疫情的关系,或者是因为我没有去风景区的关系,但人真的感觉不多。不过裸心谷和裸心堡客房都满了,人也感觉不多,可能是一共也没多少间客房吧。

moganshan

莫干山的气质是秀美。行走在山谷中,并没有崇山峻岭般的压迫感,只是觉得是行走在竹林和乡间小路上。厌倦了每日的加班和压力,躲到山林里避暑却也是极好,连大卫都感叹说“他要整个暑假都住在这里”。有时候虽然小屋内有空调,但不如出来在阳台上躺在竹椅上纳凉,不是那么太热,却更能贴近大自然,看着林间的飞鸟和昆虫,回忆起了小时候在农村的生活。

moganshan

我带了前段时间买的一本书《观看王维的十九种方式》,确切的说,应该是“翻译《鹿柴》的19+15种方式”。作者艾略特·温伯格,一位美国汉学家,点评了十九种对王维《鹿柴》一诗的翻译,首次出版后又增补了十多种翻译,这其中以英文翻译居多,还有意、法、西等。原书名为 19 Ways of Looking at Wang Wei with more ways. 也就是说,这是一本美国人用英语写的书,来介绍多种对王维一诗的翻译,再翻译成了中文的书。初看此书,会觉得作者真是吃饱了撑的,一首唐诗考据出这么多种翻译版本多闲的慌呀。《鹿柴》大家都已耳熟能详了:

空山不见人,
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
复照青苔上。

全诗短小也容易理解,但不好翻译,如作者所引述的:“王维的四行诗难译”,“因为它们的平淡质朴”。王维的诗向来是富有禅意的,且所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对《鹿柴》的翻译难免会丢失想象力。而且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位读者对每首诗在每种情境下读都有不同的理解和感受,一经翻译则固化成了译者当时的理解,没有一个版本的翻译能让所有读者满意。隐居在莫干山的两日,读此诗倒是挺符合意境的,毕竟不是每天的情境下都适合读诗的。

moganshan

在裸心谷散步的时候遇上阵雨,就到西餐厅里避雨,大卫拿起随身携带的 Dog Man 看了起来,这认真的样子倒是挺像我小时候。小时候每到夏天都会跟着大人们去钓鱼,我带着一篮子的小人书,遇到大雨便躲在茅草搭建的鱼棚里看书,听着外边大粒的雨点打在荷叶和水面上,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世界里,那种感觉很难再体会到了。

游记 莫干山 王维

Discussion and feedback